首页 | 部务公开 | 重要新闻 | 本部时讯 | 市县信息 | 多党合作 | 民族宗教 | 港澳台海外 | 党外干部 | 非公经济 | 高校统战 | 机关党建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统战社团 >> 江西省黄埔军校同学会
字体:[] [] []

黄埔“三结义”
  发布日期: 2020年10月25日

 

三国时期有刘关张“桃园三结义”的故事,流传至今成为一段佳话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有三位黄埔同学:吴鸢、罗文浪、陆承裕,他们志趣相投,为报效国家、抗日御侮,结为袍泽兄弟。他们的高情厚谊、生死不渝,值得我们黄埔后人所敬仰。

吴鸢,1910年生,江西铅山人,中央军校驻豫军官团第一期、陆军大学西南参谋班第九期毕业,先后任第7451师参谋、军部科长、第4方面军司令部人事处长等职务。罗文浪,1912年生,湖南长沙人,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军官训练班第五期、陆军大学西南参谋班第九期毕业,历任国民革命军第19师营长、团长、7458师参谋主任等职务。陆承裕,1911年生,湖南醴陵人,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军官训练班第四期、陆军大学西南参谋班第九期毕业,抗战爆发后历任国民革命军第19师营长、团长、上校参谋主任等职务。

他们三人都曾先后就读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。抗战爆发后,他们在前线驰骋疆场,抗日救国。1943年,三人同时考上陆军大学西南参谋班第九期,成为同班同学,由此结下金兰之谊。三人所在部队都参加了淞沪会战,历经湘西会战,直至抗战胜利结束。

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,陆承裕和罗文浪同在第19师并肩战斗,在淞沪会战中坚守阵地近3个月,伤亡将士近6000人,部队被评为战绩最优的十个师之一。淞沪会战结束后,他们转战赣北战场,在九江马祖山、金官桥等地与日军血战。罗文浪时任109团代理中校团附,负责联络庐山游击队及调查敌情,组织突击队潜入敌后袭击日军,掩护老百姓撤退、组织参加战斗等,均顺利完成任务,战后调任110团中校团附。陆承裕时任1093营营长,负责在马祖山、金官桥等地阻击日军。在鸡竹岭阵地,他负责组织迫击炮,居高临下瞰射日军,为19师坚守防线41天立下汗马功劳,战后擢升55旅中校参谋长。第19师亦因此役获得军委会传令嘉奖。

此后,两人参加了第一次长沙会战,陆承裕在战斗中因战功显著被授予陆海空甲等奖章。此后,陆承裕参加了上高会战、浙赣会战,常德会战、长衡会战、湘西会战等诸多战役。在湘西会战中,时任19师上校参谋主任的陆承裕,在夜晚联络作战时,因山高路窄,汽车翻入谷底,身负重伤。罗文浪在第一次长沙会战后积劳成疾,之后长期带病工作,先后任74军军官队队长、58师参谋主任、1955团团长。

吴鸢从中央军校毕业后,长期在第74军中任职,先后担任第51师参谋、74军军部参谋、24集团军及第四方面军司令部处长等职务。除日常繁重军务外,他还参加了范长江的《国际新闻通讯社》,以“戾天”为笔名,坚持写战地报道投寄《民国日报》《大刚报》《阵中日报》《大公报》等各大报纸,为宣传抗战立下功劳。从淞沪会战到湘西会战,吴鸢获得一枚勋章和四枚奖章。

19442月,73军、74军、100军均划到24集团军,从此三人同在一个集团军供职。吴鸢从74军军部调任24集团军司令部上校处长,陆承裕在10019师任上校参谋主任,罗文浪在7458师任上校参谋主任。1945年,吴鸢和陆承裕先后调任第四方面军司令部任职。19458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陆、吴两人作为常衡区日军受降组成员,一同参加并见证了湖南长沙日军投降的一幕。

三位先辈有着深厚的同窗情谊和同战壕共生死的抗日经历,但他们在抗战期间相处的故事并没有讲给后人知晓。这成为我们回忆先辈的一大遗憾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他们重新建立联系,延续情缘的故事被我们后人所见证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三人分别在湖南和江西从事文史方面工作。吴鸢在南昌市政府参事室任参事,罗文浪担任了湖南省政府参事室参事、民革湖南省委委员,陆承裕在湖南醴陵市政协任副主席、民革主任委员、黄埔同学会会长等职务。

当吴鸢打听到陆、罗两位好友的消息后,立刻携夫人前往湖南醴陵和长沙,实现了三十年后的重聚首。他们重逢后约定,要把当年的抗战经历写出来,留给后人。此后陆承裕、罗文浪、吴鸢三人先后撰写了超百万字的抗战亲历回忆史料,发表在全国各地政协文史资料上。

陆承裕撰写了《淞沪抗战中的十九师》《第一次长沙会战纪略》《喋血鏖战庐山侧》《抗战时期的第二十五集团军》《湘西会战中的十九师》《十九师战斗在湘江西岸》《长沙受降及济南遣俘》等文章。

罗文浪撰写了《车运上海参战记》《南浔线战役纪要》《江西马岭会战纪要》《第一次长沙会战亲历记》《汨罗江南岸阻击战》《衡阳会战中的鸡窝山战役》《抗日战争湘西会战——茶山歼灭战》等文章。

吴鸢撰写了《第七十四军上海抗战纪实》《胡琏其人其事》《岷山之战——记第七十四军赣北抗日战役之一》《智取张古山》《上高会战纪实》《我所知道的周志道》《田汉为抗日有功的七十四军作军歌》《湘西会战纪实》等文章。

为确保回忆文章的准确性,他们三人经常邮寄稿件交流,反复核对时间、人物和事件经过。那时,他们都已年过七旬,身体欠佳,但依然笔耕不已,一笔一划写就几百万字。     

 1992年吴鸢因病逝世,随后,陆承裕中风,右手瘫痪不能握笔长达一年多。此时,吴鸢和陆承裕合写的《湘西大捷》仍未完成。但陆承裕一旦手能握笔,就坚持写作《湘西大捷》。陆承裕在给吴鸢夫人的信中写道:“《湘西大捷》一稿,因严寒难耐而停笔,等天稍暖,仍将继续写完抄正,以戾天兄和弟合写,寄往北京。”

陆承裕还在信中写道“我建议吾嫂将戾天的文史资料收集整理成书,印制成戾天文史集,传于后代,作为中国近代史家研究中日战史的参考实录,这是戾天兄留给后世的一大贡献。”

罗文浪在《湖南四大会战》出版后,写信告诉吴鸢夫人,再三交代此书很重要,一定要好好保存,作为对戾天的纪念。

后人们每每读到这些信件和文章,常常会潸然泪下,为他们在硝烟烽火中结下的深厚情谊和宣传抗日的精神所感动。

1997年陆承裕病逝,他留给后代的遗产有几箱书籍,大都是文史资料,收录了他撰写的有关民国时期历史人物、抗战经历等回忆文章。他生前曾有意结集出版,但直至逝世都没有完成夙愿。他的外孙李建华历经千辛万苦,花两年多时间搜集、整理外祖父的文章,并陆续发表在博客上,以方便抗战研究者阅读。没想到这博客被吴鸢的女儿吴仪东看见。这样,通过网络,陆、吴两家后代取得了联系,后来两人又找到了罗文浪后人。后代们经常交流先辈们的抗战故事,宣传他们的抗战历史,弘扬民族精神、抗战精神和黄埔精神。黄埔前辈桃园结义的情谊在后人身上得到了延续。  

为宣传抗战历史,吴鸢的后人吴仪东退休以后,前后花十余年,奔走各地图书馆、档案馆,收集整理父亲吴鸢在抗战期间写的文章。2015年,她将文章汇集成册,取名《鸢飞戾天》。李建华也将外祖父的诗词、日记、文史回忆等文章汇集成册,取名《戎马倥偬家国情——陆承裕文集》。他们都自费印刷书籍,将书赠送给图书馆、档案馆和抗战研究者,实现了先辈们的夙愿。罗文浪的女儿女婿也一直不遗余力整理罗文浪的遗稿,宣传抗战历史。

吴鸢、罗文浪、陆承裕这一代黄埔先辈们,在抗日战争期间,为抵御外敌侵略,历经磨难而九死一生;古稀之年仍笔耕不辍,为统一大业和国家建设发挥余热。他们三人结下的深厚友谊,堪称新版的“桃园三结义”,比起三国时期的刘关张,更具时代意义。如今,黄埔精神和黄埔情缘正代代相传,激励后辈们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和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。

 

 

 

主办:江西省委统战部  江西省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 电话:0791-88912913
承办:江西省信息中心 备案号:国家网管中心审批域名的文号